熠熠湛卢光

发布时间:2021年09月23日 10:38 信息来源:中国纪检监察报 字体大小:    
分享到:
    中国古代诞生了许多名剑,如干将、莫邪两把宝剑,背后隐藏了一段春秋时代惊心动魄的复仇故事,如湛卢剑,算得上诗词中的常客。
  杜甫说“朝士兼戎服,君王按湛卢”,李白说“空馀湛卢剑,赠尔托交亲”,骆宾王说“行叹鸱夷没,遽惜湛卢飞”。那么,湛卢到底是把什么剑,为何总令诗人墨客念念不忘?
  《水经注·河水三》称:“古之利器,吴楚湛卢。”据《越绝书》记载,公元前496年,铸剑大师欧冶子受越王允常之托,带着女儿莫邪去炼一把“无敌”之剑,欧冶子在闽北大山中辟地设炉,历时三年,终于炼出了湛卢、巨阙、胜邪、鱼肠、纯钧五柄宝剑。其中湛卢剑无坚不摧,削铁如泥,是欧冶子最为得意的作品。越王勾践曾找相剑师薛烛看剑,当看到湛卢时,薛烛拜服,“虽复倾城量金,珠玉竭河,犹不能得此一物。”在薛烛看来,湛卢无价,天下第一。
  匠者看器,儒者看道。在儒家看来,湛卢胜在“仁者无敌”。东汉大儒赵晔所著《吴越春秋》记述了这样一个传说,当年吴王阖闾打败越王勾践,夺走湛卢剑。此后,吴王驱赶百姓为女儿陪葬时,湛卢剑看不下去,就自己飞到楚国去了。赵晔说“湛卢之剑,恶阖闾之无道也。”儒家眼中的湛卢是有灵性的,是可以根据人心之向背而选择自己的去与留。冯梦龙在《东周列国志》中进一步阐述了这个故事,“故湛卢之剑,去无道而就有道也”。
  随着时间的流逝和相关文本的不断塑造,湛卢被赋予了“明辨是非”“体察忠奸”“爱惜百姓”等性格。儒家追求内圣外王、立己达人,一把无坚不摧又恪守仁道的剑,引发了后世各路儒士白马轻裘仗剑天涯的浪漫遐想。在追寻自我价值的路上,他们用诗词各自抒发着自己或喜或悲的际遇,于是他们常想起湛卢。
  在字里行间寻找湛卢,实际上是在寻找治国图强的道路。“我当赠君以湛卢青萍之剑,君当报我以太乙白鹊之旗”,面对国家危亡,南宋诗人乐雷发决定弃笔从戎。“萧萧骕骦鸣,熠熠湛卢光”,敌军压境,文天祥拍栏杆长啸。林则徐虎门销烟后,龚自珍听闻后狂喜,写下“迢迢望气中原夜,又有湛卢剑倚门”。抗日战争爆发后,协和大学教授郑泽辞教赴湘西北指导民训,写下“何当淬我湛卢剑,乘风涛兮斩长鲸”。“治国齐家平天下”,一把湛卢剑,展示了中国人的决绝担当与浩然正气。
  宝剑配英雄,在明清的戏曲与小说中,湛卢更加具象。《三侠五义》中,展昭手持湛卢辅佐包拯惩奸除恶、伸张正义。《岳飞传》中,岳飞执此剑怒发冲冠,踏破贺兰山缺。《薛仁贵征东》中,薛仁贵挥动湛卢,三箭定天山。在戏曲家、小说家的精神世界里,湛卢就是他们维护正义的利器神兵。
  苏轼在《虎丘寺》中问“湛卢谁复见,秋水光耿耿”,现今湛卢宝剑已遗失在历史长河中,只留下一首首诗词传诵至今。文字间,透露的是那上下求索的问道精神,是坚韧不屈的骨气,是中国人一代代自强不息的心绪。难怪《越绝书》说:“欧冶一去几春秋,湛卢之剑亦悠悠。”(叶欣)

附件下载

相关链接